热词: 最新热点
主页 > 义务红娘 >

合肥市中院发布2016年十大案例“胜利广场”非法集资案入选
              来源: 未知   2019-08-12


      中安在线日,合肥市中院从全市两级法院去年审理的案件中选取十大典型案例,向社会公布。福建副省长徐钢受贿案、“胜利广场”开发商非法集资案、“优步”打车资费纠纷案均入选。

      【案情简介】2002年至2013年,福建省原副省长徐钢利用职务上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福建新恒基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范艳玲、泉州市国税局原局长蔡俊伟、中信银行601998股吧)泉州分行等16个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银行揽储、干部职务晋升和调整等事项上提供帮助。2005年10月至2014年,徐钢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977余万元。徐钢到案后主动交代了办案机关未掌握的部分受贿事实,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案发后,涉案赃款赃物已全部退缴、追缴。

      合肥中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徐钢的行为构成受贿罪。鉴于徐钢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主动交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积极退赃,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遂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徐钢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对徐钢受贿犯罪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案情简介】2010年6月17日,张震(另案处理)、张瑛成立注册资本为1亿元的合肥帝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开发胜利广场项目。张震、张瑛通过媒体向社会虚假宣传公司资金实力,虚构该公司曾成功开发多个地下商业中心。张震、张瑛在没有办理项目相关审批手续的情况下,采取售后返租、约定回购的销售方式,诺以高额回报,诱骗社会公众投资胜利广场项目及未开发建设的项目。合肥帝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购房户签订认购、认租协议,收取购房款共计552200202.34元,上述款项绝大部分未按规定进入项目预售资金监管账户,而是被合肥帝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转移到其他个人或公司账户,其中部分款项被张震、张瑛用于购买奢侈品、归还高利贷及个人捐赠等。案发时,合肥帝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退还了部分购房款,尚欠汪文等843户购房款309,875,541元未归还,另欠江苏南通三建集团有限公司工程款101,372,176.84元、安徽华星智能停车设备有限公司履约保证金40万元。

      合肥中院审理认为,合肥帝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张瑛在未取得预售许可证的情况下,采用售后返租、约定回购的销售方式,其行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且属数额巨大。遂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合肥帝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判处张瑛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

      【案情简介】2015年9月,被告人王彦忠通过网络购买了一批安徽医科大学学生信息。王彦忠依据上述信息,分别给多名学生家长拨打电话,自称是黑社会人员,以学生家长得罪他人,其受人之托欲殴打学生家长及在合肥上学的孩子为由,要求30余名学生家长将钱款打到其指定的账户,以此解决此事。9月12日上午,被害人王某接到王彦忠的敲诈电话,并于当日向王彦忠指定的账户汇款5000元,该汇款被王彦忠在承德市支取。王彦忠将非法获取的安徽医科大学学生信息拷贝在被告人时震的电脑上打印,时震获取该信息后伙同杨占清以同样方法拨打学生家长电话,意图敲诈钱财未果。此外,被告人时震、杨占清在案发前还通过网络购买他人信息,意欲采用上述手段勒索钱财。

      蜀山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王彦忠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恐吓手段勒索他人,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遂判处王彦忠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并处罚金四千元。被告人时震、杨占清购买公民个人信息19000余条,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遂以判处时震、杨占清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三千元。被告人王彦忠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期间,被告人王彦忠自愿撤回上诉。

      【案情简介】2012年8月,张启建、刘佳佳夫妇投资经营婚恋网站“寻爱网”,对外宣称为单身人士介绍伴侣,后因采取手段骗取会费,“寻爱网”被举报关闭。2015年初,两人又利用自己投资注册的安徽东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肥启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经营“牵手网”,继续以“寻爱网”来运作。网站经营期间,张启建大量招聘相关技术、财务、网页编辑和推广、培训、售前和售后等部门工作人员,通过制作虚拟会员、编辑虚假牵手故事、教授“话术”、假扮会员和“高级红娘”骗取会费的模式,利用婚恋网站实施犯罪活动。刘佳佳协助张启建对财务工作进行管理,核查财务人员上报的账目、工资表等,保管公司纸质账目,与财务人员一起向员工发放工资。截至案发,该团伙共计骗取全国各地438名被害人交纳会费共计人民币978843.39元,涉案43名被告人参与数额从2万余元至90余万元不等。

      庐阳法院审理认为,张启建等43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婚恋网站为平台,采取以员工冒充异性会员与注册会员联系,进而使用“话术”欺骗注册会员交纳会费的方式他人财物,构成罪,遂对43名被告分别判处六个月拘役到十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不等刑罚。

      【案情简介】申请执行人安徽兴泰典当有限责任公司与被执行人伍某、丰威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江苏东湖科技园有限公司、江苏凯威化工有限公司等典当纠纷系列案,经合肥中院一审、安徽省高院二审终结,判令各被执行人合计支付本息7000余万元。因各被执行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安徽兴泰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向合肥中院申请执行。

      合肥中院在梳理财产线索时发现,被执行人伍某在上年大涨之时,曾动用上亿元资金用于炒股,伍某经常往来上海、香港等地。由此推断,被执行人伍某在内地低迷之际,可能经常出境炒股或从事其他经营活动。遂决定将伍某登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限制其出入境。十余日后,伍某又一次到机场准备出境,被机场出入境管理处工作人员截留,其护照被扣压。出境受限后,伍某主动联系申请执行人把欠款陆续履行完毕,该系列执行案件执结。

      【案情简介】2009年9月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以下简称“经贸学院”)与南京金科教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公司”)就共建江苏商学院溧水校区订立了合作框架协议。2010年12月21日,经贸学院和金科公司作为共同发包人,与承包人兖矿东华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兖矿东华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由金科公司、经贸学院将拟开办的江苏商学院溧水校区一期工程项目发包给兖矿东华公司承包施工,并约定兖矿东华公司需支付工期保证金2000万元。兖矿东华公司陆续支付了大额工期保证金,但因江苏商学院开办未获批准,经贸学院在约定期限届满后终止了合作,溧水校区一期工程项目未能开工。2013年2月,兖矿东华公司将案涉债权转让给兖州东方机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机电公司”),东方机电公司遂于2013年3月向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经贸学院、金科公司和兖矿东华公司,要求经贸学院、金科公司返还已付工期保证金等。在该案审理过程中,经贸学院另案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经贸学院与金科公司、兖矿东华公司2010年12月所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在两地法院各自审理两案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将两案一并指定由合肥中院管辖。

      合肥中院审理认为,两案处理的基础性问题之一是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效力问题,因债权受让人东方机电公司已在前向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经贸学院、金科公司等返还财产和赔偿损失。经贸学院其后另行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确认合同效力的诉请,在法律上完全可被前案吸收,故依法裁定驳回经贸学院的起诉。对此裁定,双方均未提起上诉,现已生效。此外,针对东方机电公司起诉返还财产和赔偿损失一案,合肥中院判决南京金科教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返还兖州东方机电有限公司保证金2000万元,目前该案正在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中。

      【案情简介】2016年3月5日,吴某使用优步打车软件在线预约了一辆出租车,当日17点18分吴某在合肥市包河区南淝河支路上车,并于17点46分到达目的地庐阳区濉溪路,用时28分钟,行程11.91公里。按照优步的消费金额计算方式:总费用+起步价(0元)+0.35元/分钟+1.80元/公里,计算金额应为31.24元。吴某根据优步对于用户给出三折的优惠待遇,计算出本次打车费用应为9.37元。但是优步软件计算出的车费结果却是51.08元,扣除25元的优惠,优步直接从吴某绑定的支付宝账户中扣款26.08元。吴某向优步约车平台投诉,优步回复称乘车使用优惠券三折,最高抵减25元,因此该次行程收费正确,吴某的优步账户也被优步单方删除。吴某遂以优步侵犯消费者知情权、财产权、公平交易权为由,将优步网约车平台经营商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吾步(上海)软件科技有限公司诉至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要求三被告共同退还打车费用26.08元,并赔损失500元。

      案经庐阳法院调解,吴某与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吾步(上海)软件科技有限公司达成和解,三被告同意按照吴某的诉请支付相关款项。

      【案情简介】合肥市吴山贡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吴山贡鹅公司”)认为其于1999年9月27日注册商标,商标现为其所有。该公司在经营中现发现郑某未经授权在经营场所使用了与相近似的商标,同时该公司认为郑某在经营的字号名称上冒用“吴山贡鹅”。吴山贡鹅公司遂诉至法院,要求郑某停止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其经济损失。

      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吴山贡鹅商标为“吴山贡”文字和印有“吴”文字的鹅图形的组合商标,两者只有结合一起使用才能达到区别商品来源的作用。郑某在其经营场所门头使用的“吴山贡鹅”字样,与吴山贡鹅公司商标的图文组合明显不同。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上述行为引起了消费者对市场主体的混淆。据此,驳回吴山贡鹅公司诉讼请求。吴山贡鹅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合肥中院二审维持原判。

      【案情简介】2015年6月4日,蚌埠市环保局对安徽中粮生化燃料酒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粮生化公司”)进行现场调查时发现,该公司排污超标。蚌埠市环保局两次对该公司作出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后,仍检测出该公司排污超标。蚌埠市环保局遂对该公司超标排污的行为处以268461元罚款,该公司未履行该处罚决定。2015年8月27日,蚌埠市环保局又对该公司作出蚌环按日罚字(2015)1号处罚决定书,决定处罚2147688元。接到按日连续处罚决定后,中粮生化公司向安徽省环保厅申请行政复议,安徽省环保厅作出维持原按日连续处罚决定的复议决定。此后,中粮生化公司以蚌埠市环保局现场监测采样违反操作规程为由诉至法院,请求撤销按日连续处罚决定及行政复议决定。

      蜀山法院审理认为,蚌埠市环保局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其认定的处罚事实,该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遂驳回中粮生化公司的诉讼请求。中粮生化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合肥中院二审审理认为,蚌埠市环保局未提供证据证明其采样容器符合技术规范,亦无法证明被检测的样品是否符合要求,蚌埠市环保局提交的检测报告,不能达到证明中粮生化公司超标排污的证明目的,其作出按日连续处罚决定主要证据不足,遂判决撤销蚌埠市环保局按日连续处罚决定及省环保厅行政复议决定。

      【案情简介】周某在平安财险安徽分公司为其所有的皖A39055号奔驰牌轿车购买了保险金额为895000元的车辆损失险、保险金额为1000000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等险种并投保了不计免赔率。2015年3月17日22:40左右,周某驾车由南向北行驶至肥东县燎原路段时,因暴雨产生道路积水导致车辆涉水损坏。经估算车辆发动机、起动机等损坏,需支付维修费用510481.52元。周某要求平安财险安徽分公司理赔,平安财险安徽分公司予以拒绝,周某遂起诉至肥东县人民法院,请求判令平安财险安徽分公司赔偿维修费480816元、评估费24000元。

      肥东法院审理认为,平安财险安徽分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能认定其已对车辆损失险内容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遂判决平安财险安徽分公司赔偿周某车辆损失480816元。平安财险安徽分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合肥中院二审审理认为,涉案车辆发生事故时虽涉水行驶,但当时属于暴雨天气所致的路面积水,并非单一涉水所致的车辆损坏,故应属于合同约定因暴雨所致损害的赔偿范围,投保的涉案车辆损坏应当予以理赔,遂判决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