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民生e点通 >
民企在民生银行发放高利贷疑云
发布时间:2019-10-18 17:31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民营企业,编造虚假材料,未履行正常程序,在短短一周内,从中国民生银行600016股吧北京分行4000多万,该企业转手将此笔直接高息放贷给一家境外公司使用。企业、银行在这笔交易中到底扮演了何种角色?

  但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民营企业,竟然未履行正常程序,在短短一周内,就从中国民生银行北京分行4000多万。

  《小康》记者调查发现,顺利放高利贷的北京盛泰世纪电子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盛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潘小忠从该笔中获取高额利息及股票折合人民币3700多万元,在放贷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中国民生银行总行首席稽查官张月波从该笔中获利亦在2000万元人民币左右。

  “潘小忠和张月波上述行为,已经严重扰乱了金融市场秩序。”一位知情人向《小康》记者介绍说。上述知情人表示,针对前述违法违纪情况,已经向举报。2014年7月,已经将举报材料转至银监会,民生银行纪检部门负责人赵辉已经就此举报内容约见举报人,有关问题正在调查中。

  为了核实上述违法行为的若干细节,《小康》记者多次要求采访银监会和民生银行相关部门,均遭拒绝。有关人士对此讳莫如深。

  中国民生银行负责业务的客户经理孙涛接受《小康》记者采访时称,企业向民生银行需要的相关资料必须齐全,要提供借款人及配偶的身份证明、收入证明、用途资料、企业营业执照、经营状况证明等相关资料。并且要提供相关抵押物,抵押物要进行评估,所有资料准备齐全至少要三周才能发放。

  据知情人介绍,盛泰公司申请在一周内即发放了,是什么原因让一笔4000多万的如此顺利发放呢?

  “这里面有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促成了盛泰公司的顺利完成。”上述知情人称,能让这笔顺利发放的关键人物是中国民生银行总行的首席稽查官张月波。

  据公开资料显示,张月波是民生银行首席稽核检察官,多年来在探索建立独立稽核体系、强化内控管理、防范操作风险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据《小康》记者从中国民生银行网站了解到,稽核检察官制度是该行首创的强化内部控制、防范经营风险、加强风险控制制度的重要改革措施。

  2004年,中国民生银行在华北、华东、华南三个区域中心派驻首席稽查官,迄今为止这一制度已实行十年。 张月波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一定要用制度防范银行风险。据其介绍,近几年来,民生银行成功堵截上百起利用假协议、假票证、假证件骗取资金、开户、办卡以及假冒分支机构进行的案件,避免了资金损失,维护了上市银行的声誉。

  上述知情人表示,盛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潘小忠的妻子蔡某在银监会银行监管二部任职,这与该笔发放如此顺利不无关系。《小康》记者在银监会网站查阅到,银行监管二部主要负责监管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和城市合作信用社。中国民生银行正是该部监管范围之列。

  而盛泰公司网站介绍称,该公司系软件开发、系统集成、计算机应用和信息服务于一体的高科技企业。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为高新技术企业,北京软件行业协会会员。其主要业务领域为金融、电信、电子政务等行业。金融业的产品,包括自助设备管理平台、自助银行监控平台、企业门户系统、综合办公系统等产品。

  据来自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信息显示,盛泰公司注册资本为21000万元。该公司网站显示,自2006年以来,公司与民生银行多家分行签订了自助设备服务项目。

  蹊跷的是,一周之内获得4000多万的盛泰公司,并未将用于自身经营,而是转手做起了高利贷生意。

  据上述知情人介绍,盛泰公司发放后,随即将高利贷放给自然人戴昱敏占大股东拥有的境外公司Forerunner Technology Limited(中国生物医学再生科技有限公司)。

  潘小忠是否用该笔转手发放高利贷,记者向中国民生银行求证未得到证实。但是,知情人透露的潘小忠的发放日期和转为高利贷的日期吻合。戴昱敏承认,潘小忠放给他的高利贷是在2009年1月,从中国民生银行打到他的账户的,按约定还款日期为2009年11月30日前。也就是说,该笔高利贷的使用日期只有不足11个月。

  当时戴昱敏与潘小忠所签署的高利贷协议具体是怎么约定的呢?因涉及上市公司有关事务,戴昱敏没有向《小康》记者提供。但是,戴昱敏称,签订协议后该公司承诺要给潘小忠三种回报。

  第一种回报就是高利贷本金15%的利息。从一份潘小忠的亲笔签字催款函的材料上,记者看到了高利贷放贷过程中的大致约束条款。

  2011年7月16日,盛泰公司实际控制人潘小忠在一份亲笔材料中称,“按照相关协议,我于2009年1月共支付人民币4630万元,按照协议戴先生应于2009年11月30日前归还本金及15%的利息共计5324.5万元。”

  戴昱敏接受《小康》记者采访时称,实际的还款日期分别是,2009年12月30日汇入盛泰公司3100万元,12月30日汇入潘小忠个人民生2000万元,2010年2月2日汇入盛泰公司224.5万元。总计正好是约定的本金加利息5324.5万元。

  潘小忠在上述材料中称,按照相关协议第二条有关约定,还款每延迟一日,戴昱敏应当以潘小忠全额投资本金及15%资金成本的总和为基数的千分之五向潘小忠支付违约金,直至实际还清为止。

  戴昱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证实,因为三笔还款的时间比约定的时间滞后,其为此支付了违约金836.84万元,已经于不久前汇入潘小忠指定账户。

  不但支付了高额利息和违约金,戴昱敏还因此高利贷送出了股票,这也就是合同中约束的第二种回报。戴昱敏称,借潘小忠高利贷时协议承诺,按照香港上市公司中国生物医学再生科技有限公司(股票代码:HK8158,下称生物公司)相关协议,当时潘小忠出资的人民币4630万元用于收购生物公司11亿股债转股。

  作为债转股收益,戴昱敏不久前又分两次向潘小忠指定账户打款4500万元,按照相关约定,潘在其中收益50%,即2250万元。

  综合上述利息、违约金及股票收益,戴昱敏告诉《小康》记者,潘小忠在此次放高利贷中,获利累计达3700多万元。记者查阅生物公司的股东结构显示,戴是该公司的执行董事,其个人股份占公司25.51%,是个人持股最多的股东。

  前述知情人告诉《小康》记者,像盛泰这样的公司,如果没有特殊关系,很难在银行,因为银行要审查企业诚信等级,该公司是一家服务型民营企业,很难顺利得到审批。

  工商部门出具的资料显示,盛泰公司注册地点在北京市海淀区亮甲店130号恩济大厦,而盛泰公司现在的办公地点却在丰台区菜户营东街鹏润家园。《小康》记者采访期间来到盛泰公司,该公司在鹏润家园豪苑A座16楼办公,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称,该公司主要业务是针对银行和电信部门的技术服务。

  湖北省内最大的城市商业银行汉口银行2010年年度报告显示,盛泰公司是该行的股东单位,占股10000万股,股比%4.45,排名股东单位第七位。

  同样,在北京银行601169股吧)发布的一条消息显示,该行在2007年9月上市就造就了百万富翁4147个,作为自然人排名第31位的潘小忠占股618651股。

  “如果没有在银监会工作的妻子的关系,潘小忠不可能在多家银行持有股份,而且和多家商业银行有业务合作关系。”上述知情人介绍说。

  《小康》记者向潘小忠求证此事,他称其和戴昱敏的高利贷是一种合作关系,双方有协议,但拒绝透露协议内容。在记者问起中国民生银行一事时,潘小忠匆匆挂断了电话。记者再次致电,对方显示无人接听状态。

  在此次高利贷放贷过程中,不仅潘小忠个人获得高额利息。中国民生银行总行首席稽查官张月波亦从中收益千万。

  相关证据显示,潘小忠在中国民生银行的是张月波给其开了“绿灯”,张作为首席稽查官如此冒险违规放贷的因素主要集中在两点,一方面,潘小忠的妻子是监管民生银行的直属上级,另一方面,张月波在违规过程中也得到了“高额回报”。

  戴昱敏告诉《小康》记者,在上述高利贷操作过程中,作为借款方,他和潘小忠约定,在高利贷还款后,由戴昱敏拿出生物公司股票8000万股转让给张月波,这个约定是这个合同的潜规则,也是高利贷中的第三种回报。

  戴昱敏称,8000万股已经在前不久通过张月波的妻子曲颖转给了张月波。从一份授权书中,《小康》记者看到有如下表述,“生物公司:本人曲颖,是荣扬投资有限公司授权签字人,现授权曾小智(香港户籍)代表本公司领取生物公司股票。”

  在两份股票领取回执中,分别于2010年2月7日和2010年8月11日领取股票6500万股和1500万股。其中,6500万股是戴昱敏转让,另外1500万股是自然人王秋英代表戴昱敏转让。戴昱敏称,按照当时股票的每股价格0.25元计算,8000万股价值折合人民币在2000万左右。

  那么,为什么张月波受让8000万股票却让曲颖以一投资公司名义代领呢?戴昱敏解释称,曲颖是张月波的妻子,这种事情让她代领不言而喻。《小康》记者几经周折,联系受让股票的当事人曲颖,曲颖承认其是张月波的妻子,并证实受让了上述股票,但具体情况她不是很清楚,让记者与张月波联系。

  民生银行总行首席稽查官张月波在谈及受让股票一事时,连续说了几遍“不清楚此事”,当记者问及潘小忠一事时,张匆匆挂断了电话。

  “这一笔看似简单的,却使4630万本金在一年内得到5700多万元的高额回报,与此笔高利贷毫无关联的中国民生银行总行首席稽查官却得到价值2000万的股票,这里面不难看出权力在中的作用,可谓黑幕重重。”上述知情人表示很无奈。

  针对上述问题,民生银行纪检部门负责人赵辉告诉举报人:“我们已经约谈了张月波,张承认以妻子名义接受股票,并有200多万的付款凭证,是与戴昱敏签订协议以每股0.03元价格转让的。”

  但前述知情人透露,彼时戴昱敏的股票是以每股0.08元购进的,“即使上述说法是事实,凭什么如此低廉的价格转让给民生银行主管审核的张月波?此中猫腻相信纪检部门彻查后会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