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 >
每当这些游戏发售各国旅游部门就笑得合不拢嘴了
发布时间:2019-04-07 19:46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这款游戏是“孤岛惊魂”系列的最新作,为这款游戏的发售而高兴的,不仅是喜欢它的玩家们,还有美国蒙大拿州的地方政府。

  《孤岛惊魂5》将游戏中的故事发生地设在了蒙大拿州西南部。虽然“希望镇”这个名字是虚构的,但游戏中的森林、道路、田野乃至指示牌,都是制作人员亲自前往蒙大拿实地取景的,在游戏中玩家建立抵抗组织的标志就来源于当地一家棒球俱乐部。

  蒙大拿政府和游戏的开发商育碧达成了合作。政府相关部门推出了一个“欢迎来到希望镇”的网站,记录了在游戏中出现过的大部分景点和娱乐项目。《孤岛惊魂5》的狩猎、钓鱼等玩法都被转换成在现实中可以玩到的旅游景点,介绍给了想在现实感受游戏氛围的游客们。

  这些合作吸引了不少年轻游客。据蒙大拿州商务部的通讯经理艾弗森说,“整个办公室都为之兴奋”。除了对旅游业的促进,和育碧的合作还带来了真金白银——育碧去年在蒙大拿的阿纳康达拍摄了《孤岛惊魂》真人电影,直接带给当地几十万美元的收入,包括酒店、交通和道具,还拉动了当地的就业。

  现在《孤岛惊魂》的新作发售了,游戏内的地点还是在“希望镇”,只不过是核弹之后新生的“希望镇”了。蒙大拿州政府希望这款游戏像前作一样,再次吸引一大批玩了游戏的游客来蒙大拿。他们对自己州的美景非常有自信:“只要游客们能来蒙大拿一次,他们就很可能成为回头客”。

  这种“游戏大作推动当地旅游发展”的事情,在这几年并不鲜见。去年中旬,《辐射76》就差点成就了西弗吉尼亚州的旅游业。

  西弗吉尼亚不比蒙大拿州,没什么著名的旅游景点或者度假胜地,连大城市都没有几个,存在感很低。除了著名乡村歌曲《乡村路带我回家》提到过这里以外,这个州可以说是名声不显。

  因此,《辐射76》把游戏故事发生的地点设在西弗吉尼亚州,让长期不受关注的居民非常开心。他们觉得,这是一个改变对西弗吉尼亚州“乡下地方”刻板印象的好机会。有人还专门设计了辐射版的州徽。

  当地的旅游从业者也感受到了游戏的宣传作用。《辐射76》预告片放出后,当地的一个旅游网站整理出了与预告片中地点一一对应的现实地标,点击量从一天2000飙升到一天30000。试玩中出现的一个公园更是接到了不少粉丝的电话,希望从他们那购买《辐射76》的相关纪念品。

  这个美好的开头没能迎来完满的结尾。《辐射76》成了在整个游戏史上也能排得上号的失败案例,据说现在已经要和硬盘销售才卖得出去。玩家和媒体忙着批评游戏的各种问题,自然没什么功夫欣赏游戏中西弗吉尼亚州的美景了。西弗吉尼亚州旅游从业者们振兴当地旅游业的希望也就此破灭。

  相比这两款美国游戏,日本有两款游戏对旅游业的影响更大——《旅行青蛙》和《Pokemon Go》。

  《旅行青蛙》与上面提到的两款大作不同,这款手游的内容其实非常少。在游戏中玩家并不能自己亲自去旅游,只能为游戏的真主角,一只青蛙,准备旅行用品(例如食物和护身符),然后等着它回来。游戏中青蛙会给玩家发来自己旅行时的照片,这些照片大都是现实中日本的著名景点——名古屋城、有马温泉……

  可能是因为青蛙去的诸多景点都在日本,离中国比较近;也可能是因为玩家并不能在游戏中亲自到那些景点,因此更加让人想在现实中“找补”回来。总之,《旅行青蛙》的火爆大幅带动了国内的赴日旅游。

  据携程的数据,就在《旅行青蛙》大红大紫的那段时间,搜索“日本”相关旅游产品的人比以往多出了一倍(“环比增长150%”),包含名古屋的自由行旅游产品预订量翻了一番,京都、大阪、神户相关的旅游订单增长近80%,鹿儿岛、福冈的日本旅游产品预订增量也在50%左右。

  《Pokemon Go》对旅游业的影响,甚至波及了全世界。几年前这款增强现实游戏大火时,不少旅行社都推出了专门的捕捉宝可梦专线,用“我们这有稀有宝可梦”为卖点,吸引旅游的同时想玩《Pokemon Go》的游客。携程就曾经推出过日本和香港的宝可梦捕捉旅游线路。

  不少国家的政府也参与其中,日本政府就和《Pokemon Go》联动举办过“灾区观光复兴”活动。官方在几个受东日本大地震影响严重的县投放稀有精灵(拉普拉斯,旧译乘龙),吸引了大量游客。据日本官方统计,活动期间仅县内石卷市一个地方,为《Pokemon Go》而来的游客就有约 10 万人,期间的旅游消费达到了约 20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亿多元)。

  哈萨克斯坦政府要更进一步。去年哈萨克旅游国有公司计划以《Pokemon Go》为基础,自己做一个游戏,促进国内旅游业发展。他们准备把“捕捉”换成“游览景点”,把“捉到的稀有宝可梦”换成现实的奖励——游戏里的积分可以换成折扣,比如经济舱免费升成商务舱,托运额外行李等等。

  早在2009年的《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上,就登载过一篇名为《论网络游戏业与旅游业的产业融合》的文章。文章详细分析了网络游戏的诸多特点,论证如何让游戏产业与旅游业融合起来。在知网上这篇文章被引用了71次,算是同领域比较热门的文章,这也是作者被引用最多的一篇文章。

  十年后的今天,不论是游戏主题公园还是虚拟旅游,在国内都没有什么实际的成效。反而是们让旅游业受益匪浅。这并不奇怪,十年前谁知道能有今天的地位呢?

  虽然研究起步很早,但是这些年国内在游戏和旅游的结合上并没有什么举措。相形之下,我们的好邻居朝鲜甚至都要更主动一些。

  高丽旅行社为了能让更多人知道平壤的观光景点及特色,在2012年推出了名为《平壤赛车》的游戏。在游戏中,玩家需驾驶朝鲜的平和汽车绕赛道一圈,期间会路过不少平壤景点(凯旋门、柳京饭店等等)。这款游戏的画质不佳,音乐糟糕,操作手感也不怎么样,总之质量很烂——但是它确实是一款游戏,不是什么宣传动画。

  在游戏中,玩家如果三次违规就会直接Game over。平和汽车的油并不够跑完全程,因此玩家需要收集途中的油桶以便继续开下去,在收集的过程中还要注意不能违规。游戏也有计时和收集系统。《平壤赛车》的游戏性虽然薄弱,但是赛车游戏该有的也都有了。

  不过,有多少人会因为玩过《平壤赛车》就想去朝鲜旅游呢?就和《辐射76》的例子一样,电子游戏想要促进旅游业,还是得找好合作对象啊……

  2019年,国内的一群孩子聚在一起,做了款性教育游戏。他们说,初衷是为了改善中国的性教育现状。